和顺古镇: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日起日落,云出云归,岁月流淌于时光匆匆而逝,一路辗转于红尘,游走于行间,等待春夏,守望秋冬,随季节的风景,品花看雨,听风赏雪。如今,与夏相伴而行,只为在夏日里的那一份空灵浅笑。—–题记

  走出嘈杂喧嚣的都市,远离繁华,远离世俗,远离灯红酒绿,带着一份情愫,一份缠绵,一份宿愿,去感受另一种古老,原始的自然风情和地方气息。

  思慕已久的腾冲,终于就在眼前,真的到时,莫名的有种感动。

  说起腾冲,自然想到和顺古镇,侨乡,翡翠,火山热海,北海湿地,中国远征军……身为云南人,至今第一次来到腾冲,不觉有些惭愧,但同时也倍感骄傲和自豪。亲历其间,才真正感悟到这块土地的厚重与博大。

  和顺古镇是腾冲最具代表性之一。和顺古镇与其它古镇的不同之处就是清幽,自然,较原生态,商业味淡。这里风景如画,山水秀美,古香古色,别致悠闲,李根源先生曾在诗中赞赏和顺“远山茫苍苍,近水河悠扬,万家坡坨下,绝胜小苏杭”。故和顺是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

  和顺古镇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原真地保存了完整的历史建筑风貌。同时也是有着自然环境优越,历史文化悠久,地貌特征明显,人文精神至上,建筑风格惊叹的优势,这里的人们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遵循传统,崇尚知识,注重读书,传承着古老的中原汉文化,西南少数民族文化及异国文化的精髓,并将其融合,才形成了今天这样一个具有和顺特色的地域文化,或许,这就是和顺的魅力所在。

  怀着一丝敬意,轻轻的走进和顺的古街小巷,淡淡的领略着古镇传统的建筑格局,那徽式的建筑,复古的装饰,粉墙黛瓦的神韵,让人眼前一亮,美不胜收。

  和顺民居建筑风格多为:“三坊一照壁”,“四合院”,“四合五天井”。尤其是各种老宅的门雕窗棂,雕刻造型栩栩如生,落落大方,灵气十足。宅院中的台阶也是以地域独有的火山石铺垫砌成的。

  和顺是哲学家艾思奇先生的故居,故居的建筑较为精巧,中西合璧式四合院,砖木结构,串楼通栏,雕花格扇,西式小阳台,正房前厅有一石砌圆形拱门,青藤缠绕,古朴秀雅。

  和顺图书馆的建筑颇为大气,经由大门,中门,花园,图书馆藏书楼组成。结构新颖,布局独特,美观素雅,氛围浓郁。

  和顺文昌宫的建筑也不失风范,是一栋典型的中式古典建筑,它主要由大殿,后殿,魁星阁,朱衣阁,过厅,两厢,大门,及最前面的月台组成。殿阁雄伟,雕梁画栋,石栏回环,气势轩昂。

  和顺共有六座石筑的洗衣亭,那是让洗衣女人在遮阳避雨的石亭里洗衣捣布。每个亭约为10平方大小,四角微翘,朴素玲珑,河水上铺有井字形石条,既能蹲,又能做洗衣板,绝佳。

  正是这些古朴与典雅的的建筑风貌,才增添了游人寻古探幽的欲望,同时也让和顺建筑遗产得到更好的认知,传承,和保留。

  漫步在和顺古镇的长街上,思绪万千,伴着河水,解读着历史,伴着古老的建筑,感叹着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这不是单纯的古居,民宅,河溪,石桥的罗列,而是历史赋予这座城市的精华。或许是经历了岁月的流失,或许是静待过只言片语,无数的历史遗迹造就了人类的斑斓,伟大的丰碑。然展现在我们面前是一种超然的境界,那不是炫耀,而是自然流露,所以值得我们去钦佩,去敬仰。

 

 

 

 

【春节游丽江】玉水东巴,万物生灵



  传说中有一片净土,住着古老的民族,每个人能歌善舞,他们从不孤独。有一天,走过一个地方,看见一支舞,听见一首歌,遇见一群人……从此,再也不能放下,再也不能忘记。古老的民族,无意间的触碰都会摩擦出一个火花,点燃一份对土地的热情。

  这就是东巴文化!一个传承了几千年的古老民族,他们用新鲜神奇交给我们一些不曾有过的……古典舞蹈,踏出尘埃里的细腻。这是古老的东巴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

  来到传说中的滇西之地,丽江玉水让我们大开眼界。好似跳神驱鬼之类的动作,不同于以往对于迷信的反感,实际上却有一种惊为天人的触动,仔细的观察着不同的疯狂,竟然发现大部分内容是表现古纳西人同大自然和社会邪恶势力的不懈斗争。这是动容,也是震撼。他们不畏艰难,用自己从不孤独的团结和默契,敲打出流传至今的东巴文化。

  是的,这就是玉水,用无声的呐喊激起平静心头的一抹激荡。从这里出发,寨子里的东巴文化带我们走向一个民族的历史。在这里,感受着不同民族里的风土人情,热烈的风气纳西晴空里的热浪扑面而来,灵动的流水,雪白的山顶,古老的文化,不停歇的民族……

  这里在传说中有一片雪山,白云在山顶漂浮,反反复复的梦啊,默默领悟。没错,这就是著名的玉龙雪山,我们心中一片神圣的净土。在这片净土之上,在其北部默默供给的寨子一言不发��玉水寨,川流不息的古城河流的溯源。奉献着的玉水寨,像他的名字一样,随水流出的不仅是丽江古城里的文明,更是东巴文化的圣地。玉水若大的清泉顺着山坡而下,折成三叠,将纳西人对神龙三叠水的崇拜,融入了生活中。

  他们把自己生活用水修成三叠神泉的样子,他们把“三叠水”摆上家宴,把“三叠水”建成纳西人的庭院,把“三叠水”穿在身上。对于水的崇拜让东巴人将任何一条河流都作为保护的对象,所以,在这里,你能看得到的不再只是单调的流水,而是完好的神龙三叠水瀑布群里的民族传承,是古树和玉龙雪山最大的神泉养育的民族骄傲。

  故事里的东巴人,用自己的热血和教导流传着民族的信仰,这是梦,也是后人在其身上明明白白领悟到的一丝精神和少有的愧疚。

  在这片净土上,有一个地方,住在太阳的这边,让心不再漂浮,让梦中的小屋能够停驻。如果说东巴圣地让文化的卷轴铺开,那么进入玉水寨,更多的实质,将会拥有扩散了的精神上的信徒。这里有散布着文化气息的东巴壁画廊,这里有不能触犯的东巴始祖庙,看白沙细乐��“音乐活化石”的勒巴舞,看纳西古族的传统生活展示,用纳西族传统水车推出高山草甸宏伟的风光。

  在这里,目光所到之处,伴随着尘封不动的建筑,还有一份深入人心的诗体韵文。各个民族的文学艺术都有自己独特的传统风格,东巴经中的韵文和民歌,他亦不例外。东巴经文是东巴人心理素质的积淀,是东经韵文中的民歌和艺术特色的“增趣”。

  历史用纳西民族文化为核心,将自然景观完美融,让我们在这里,安放自己的心境。当玉龙山上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这内容丰富,形态各异的建筑和思想之上的时候,金光里闪烁的是智慧的结晶,是传扬歌颂过的思想。那是时间停留过的痕迹,像是“木石之画”,像是“植被棉纸”。文化照射在建筑上,书写在有印迹的自然之上。

  未言更多话,尤有道不尽的情思在这。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模糊的幸福在东巴人的笑容里越来越清晰。优雅浩远的纳西妇女是玉水寨里亮丽的人文风景。她们健壮爽朗、热情质朴,以勤劳能干著称,就像她们所穿的羊皮披肩上那七个刺绣圆盘所象征的一样,肩担日月,背负星星,俗称“披星戴月”,象征着纳西族妇女的勤劳。人是社会的基础,在这样的民族里,因为有这样的人民,这是东巴的大幸;对于这里的人民,生于东巴是他们的大幸。

  看着一川溪水顺流而下,雪山守护着这里的人民。用自己的全部奉献着子孙,流水传承的古典将民族的历史拉开,净土之上的文化,是滇西文明的代表之一;山川北部的土地,孕育着一切的源头。玉水之颠的景致,丰富古典族群的色彩,以木之名,以画之实,以水之信,以山之志,代表族人的人生和态度。也许没人知道这里的起源,但我们知道它存在的价值。相互守护的精神启迪着后世子孙,单纯清晰的追求者生活的美好。我们在这里遇见玉水,生灵在这里启迪灵魂。